主页 > 指南

不说经济说相声!柳传志:我为何对马云“又爱又恨”

时间:2019-09-19 来源:开新视界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整理

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有“商界春晚”之称的2019道农会于1月10日晚间举行,马云、柳传志、曹国伟、李东生、刘永好等中国企业俱乐部理事会成员各展才艺,身着长衫大褂、华衣锦服登台表演。在柳传志和于谦相声里,柳传志提到他对马云又爱又恨,因为马云既“救”过自己,也让自己噎着过,全场捧腹。

这段相声究竟说了什么?不妨来看看。

《柳传志于谦说相声》
表演者:柳传志 于谦



柳:很高兴和于谦老师同台说相声。这于谦老师呢,长得斯文儒雅,再穿上长衫就显得格外得道貌岸然。


于:您要是常听郭德纲的相声,您就和他学点好,好吗?


柳:郭德纲啊,那人啊,他是成心的,我这是天生的。我本来想给您选的词儿,我刚才说的不合适。


于:那句话,不是好词儿。


柳:我应该说您仙风道骨,您觉得怎么样?


于:我勉强接受了。


柳:我是愿意说相声,因为相声是强势艺术。


于:怎么叫强势艺术?


柳:强势艺术,就是麦克风我掌握着,我想说谁就说谁,我想编排谁就编排谁,这就是强势艺术。


于:有话语权,这是。那有弱势艺术么?


柳:有啊。


于:什么是弱势艺术?


柳:你要演话剧,你的台词让人编剧、导演弄好了。他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那就挺憋屈挺被动,我吃过这亏。


于:哦,还吃过这个亏啊。


柳:是啊。


于:怎么回事儿?


柳:也是道农会演节目,有一年呢演上个世纪30年代,民国时期的3个名人在一起聚会的故事。


于:哪三个名人呢?


柳:一个是著名才女林徽因,风流诗人徐志摩,印度诗人泰戈尔。


于:还有外国人呐?


柳:对了,三位。


于:那怎么分配的角色啊?


柳:这个央视的著名节目主持人王小丫、张宇,演林徽因和徐志摩,我弄了个大胡子呢演泰戈尔。


于:角色分配得挺合适的啊。


柳:那看怎么说了。王小丫跟张宇他们俩金童玉女,在台上眉来眼去的,他们俩挺合适的,我弄了一胡子在边上站着,整个一灯泡儿,我觉着憋屈。


于:您这……感觉心里头憋屈。您这是点燃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柳:还是说相声好,说相声呢,想编排谁编排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快意恩仇。这里就是有我想报的人!


于:你想编排谁啊?各位留神啊,指不定编排谁。


柳:编排谁啊,马云呗。


于:这好,要编排就捡腕儿大的。


柳:这马云弄了一个世界闻名,我今天和你把他一踩和,咱俩就世界闻名了。


于:哎呦,我借您的光,我站在边上


柳:再加上我确实和他有过节,借这个机会呢报上一报。


于:你和他有什么过节?


柳:我说的下边都是真事儿。前年,2017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到中国访问,邀请了十几位中国企业家举行早餐会,我也在被邀之内。


于:您也去了。


柳:这早餐会呢,人家总理呢,就把以色列的情况一介绍,希望大家去合作。我呢,因为本来呢,没有考虑有什么项目,所以主要是去听的。再加上,有马主席在那儿,致辞什么都是他的活儿。所以我老神在在,在那听。然后忙着看看桌上,看有什么可吃的。


于:这本身就是早餐会,就是在那吃饭。有什么可吃的呀?


柳:我看着土豆饼不错,切了一块就要往嘴里搁。就在这时候呢,以色列总理的话讲完了。大家一鼓掌,我赶紧把刀叉放下也跟着鼓掌。


于:这是基本礼貌啊。


柳:这鼓掌完了以后呢,看见人家总理,冲着马云一乐,这么一伸手,这意思啊,是该你了。这马云呢,他也很有风度地冲人一乐。我想着是,这马主席要说话啦,离鼓掌还有点时间,

就把土豆饼搁在嘴里头了。


于:好嘛。


柳:谁知道呢,他和人家乐玩后,冲我一乐,他说:“我和他先谈了20分钟了,老柳你开头炮吧!”一下把我噎着了。


于:您这噎什么,讲就完了呗。


柳:这个土豆饼噎着我了。


于:嗨!好家伙。您呐,也是嘴有点急。


柳:但是呢,我后来想了想,也不能这么小心眼,马云还救过我一次,这个事儿呢,我也得在这表示表示对他的感谢。


于:有好有坏,那你说说好事儿。


柳:这也是真事儿。这是大前年,法国总统奥朗德请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几位理事,举行了座谈会。10点钟开会,9点50的时候呢,我们这些人东一堆、西一堆的聊天,等着总统大驾光临。


于:啊,等着见面呢。


柳:就这时候,马云悄悄走到我身边,看着我,跟我说了几句悄悄话。他讲了以后呢,我一听,脸色就变了。


于:讲什么话,让您这么害怕?


柳:他说啊,你下边的拉链没拉上。


于:嗨!这可帮了大忙。


(台下掌声)


柳:哎呀,我这一看啊是真的,我想这马祖宗真是救了我。那一年我还当着CEC主席呢。那摄像机一照,我这二郎腿得跷到什么时候了,不得跷折了!


于:哈哈,这老得挡着呀。


柳:从此以后呢,就看见马云呢越来越顺眼。他往那一站,这玉树临风,这一颦一笑大家风范。特别是说话,有高度、有水平、有内容、有分寸,越看越喜欢。关键不是我喜欢,中国妇女界更喜欢。


于:怎么说。


柳:前几天,我和他开会,不同年龄段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全围着他,又是签名,又是照相,密不透风。


于:这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


柳:咱要是再敢编排他,就是跟中国妇女界为敌,然后怎么着,没准儿得到中国妇联写检查去。


于:别提这事儿了。


柳:这姓马的不敢编排了。


于:那就别编排了。


柳:咱敢编排另一个姓马的。


于:您这怎么都是仇人姓马呀,谁呀?


柳:就是刚才那位马院长,是CEC的理事长,马蔚华马行长,我得呀把马行长为什么能当理事长的秘密,给他当众揭发一下。


于:这里面肯定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怎么个秘密呀?


柳:(问台下)马行长心里虚不虚得慌?


于:看来没人下注。


柳:大概呀,十几年前,有一回CEC打高尔夫球,打到半场,吃饭的时候,这马行长气哼哼的就冲着我过来说,这球没法儿打了,没这么分组的,欺负人。


于:怎么分组的?


柳:他说呀,别人都四个人一组,我们这仨人一组,把我跟李东生、魏雪分到一个组,人家俩人新婚燕尔浓情蜜意,牵着手打球,我整个儿就是一灯泡儿啊。他说要不就给他分配一美女,要不他这球就不打了。(指台下)马行长有这么回事儿没有?确实有。


于:不不不,这跟当理事长有什么关系呀?


柳:我就是因为当了回灯泡儿才当了理事长,他要不当灯泡儿他能当理事长吗?


于:您这意思是,当灯泡是当理事长的必然过程,是么?


柳:这俱乐部里呀,不是主席理事长最厉害,我们这儿有一位做过重大贡献的人,可惜他没在,这位先生是远东集团的蒋锡培蒋先生。


于:看来要编排蒋总了。


柳:很多人加入CEC呀,就是因为蒋先生的一句话。


于:说什么重要的话呢?


柳:那年呢,我们到美国去访问,在大轿车上,蒋先生就大讲他们企业里面做的这个干细胞移植怎么怎么神奇,而且保证说,只要是CEC的成员,他都免费。


于:白给做,不要钱。


柳:这句话说出来,确实语惊四座,今天谁也忘不了。


于:都记着呢。


柳:是真话,这话怎么说的呢,他说呀,我奶奶93了,明年做干细胞,后年就生孩子。(问台下)这是不是真话?


(台下答:是真的)


柳:我还真没编排人,真就是原话。


于:这明显是没把爷爷放在眼里呀。


(台下笑)


柳:亏了我不是他爷爷。蒋先生对人类的贡献,绝不仅仅于此。他还引导欧洲人民走向了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