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看完电影《帕特森》

时间:2019-08-15 来源:开新视界

蔡澜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美国最后一位守灯塔的人——Frank Schubert,Frank Schubert 八十八岁去世,他这一生守了六十六年灯塔,从来没有放过一天的假,他说:“我不要退休,我太爱海了,我太爱我的工作。”在这孤寂的人生中,他读了无数的书,用自己对人生的理解与对大海的喜爱,来化解同这机械般重复无聊的日常之间的对抗。


而在电影《帕特森》中,帕特森同这琐碎日常对抗所选择的工具是——诗。


帕特森是住在帕特森市的一个公交车司机,星期一至星期五,他开着他的23路巴士穿过帕特森市的大街小巷。
日子每天简单重复,六点半前起床,上班,下班,遛狗,喝杯啤酒,闲聊。这些看起来简单到不行的日常,在这个人的眼中,却都是金光灿灿的日子。



他和太太劳拉两人最喜欢的火柴盒是Ohio Blue Tip。描述Ohio Blue Tip的那首诗,其实表达的是他对劳拉的爱。



I become the cigarette and you the match,or I the match and you the cigarette,blazing with kisses that smoulder toward heaven. 

我若为烟,你便是那火柴;或者我若为火柴,你便是那支烟。燃烧即相吻,化为烟缕升向天堂。


这世界有无数的维度,而带他逃离重重维度的,不过是下班后那杯冒着泡泡的啤酒。

When you're a child,     当你还是个孩童地时候

you learn     你知道

there are three dimensions:    世上有三个维度——

height , width , and depth.    长度、宽度和深度

Like a shoebox.    就像个鞋盒

Then later you hear,    之后你还知道

there a fourth dimension:    还有个第四维度

time.    时间

Hmm.    嗯……

Then some say    然后还有些人说

there can be five,six,seven...还有五维、六维、七维……

I knock off work,    我下班后

have a beer      喝杯啤酒

at the bar.    在酒吧里

I look down at the glass    我向下看着杯子

and feel glad.    感到一阵愉悦

这些句子写在他的心里,一有时间,就记录到他那本“秘密笔记”里。正如他遇到的那位爱写诗歌的小女孩;来自大阪,相信诗的中年男子;他们随身,都带着他们的“秘密笔记”。



这些笔记是他们隐秘的小世界,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一一记下,逐字逐句构建起他们内心的秩序和城堡。而当中,不过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内容,小女孩描写的是明亮空中倒出下水,记住的是妈妈温柔的脸;帕特森写火柴、写晨起那透过窗户的光,其实都是对太太炙热的爱。


这些平淡无奇的东西,被装在他们心灵的容器里,它们不需要被倾听不需要被讲述,只是让人变得饱满。


所以,在星期六那天,马文(帕特森的狗)将他的秘密笔记撕咬成块后,帕特森显得那么失落和空虚。


可,就算一无所获,还是要继续写诗。


来自日本那位落寞的旅人,跟帕特森说:“我不是喜欢诗,我相信诗。”他送给帕特森一本新的“秘密笔记本”,“有时候空白意味着无限可能”,失去的那些词句依然在生活的每个角落里,不过是重新开始发掘,重新开始感受而已。帕特森意外获得一本新的笔记本,继续写诗,生活照旧来到了星期一。

帕特森城市的人们不知道的是,这座看起来默默无闻的城市,其实出过数位优秀的诗人,如帕特森的偶像William Carols Williams,这位大师是这一个小儿科医生,同时也是20世纪美国最负盛名的诗人之一,而他其中一部作品,就叫《帕特森》。这些优秀的诗人和帕特森一样,安静又认真地活着,在人们不知道的角落里,真切地感受着他们生活的世界。


23号巴士行走过帕特森市的路面,帕特森的视线那个穿黄色雨衣的小孩,是真实的;坐在帕特森后面那对热烈讨论的大学生,是真实的;他们都是帕特森笔下的帕特森。



守灯塔的Frank Schubert说:“我每天看灿烂地黎明和日落,背后还有无数地曼哈顿灯光,一生何求。”

而帕特森写的是


My legs run up the stairs and out the door,    我的双腿跑下楼跑出门
my top half here writing.    而我的上半身,正在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