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张家鲁:成功的电影各有不同,失败的原因总是相似

时间:2019-06-27 来源:开新视界

在人人都想打造票房与口碑双赢的畅销巨作的时代,缔造《狄仁杰》、《寻龙诀》等知名电影计划的监制、编剧张家鲁,从近期参与的三部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与《未定名警匪动作片》出发,根据题材选择/剧本开发/前期筹备的不同阶段,分析开发过程的一波三折:为何看似有利的局势,变得窒碍难行,甚至一夕翻盘?


避免重蹈覆辙,是通往成功之路的第一个台阶。


张家鲁


以下内容来自:2018金马电影大师课 文字实录

讲者:张家鲁

讲题:【电影开发】成功的电影各有不同,失败的原因总是相似

文字记录:彭湘


导演、制片、编剧是电影开发前期非常重要的组成,通常讲到电影开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血泪史,可能讲一讲就哭了。在这个工作上的确是会碰到很多困难,通常是「人」的问题,有时也会碰到实质推进上一些物理性的困难。今天就以我自己的经验,分享我如何去面对与解决这些问题。


先讲讲我自己,我其实一直是职业编剧,从台湾到北京,一直到2012年下半年跟陈国富导演和几个合作伙伴在北京成立了工夫影业,在那之后我的工作性质就开始改变。公司有个「创作中心」部门,集结了中、港、台三地年轻编剧和企划一起来做项目开发。我本来是搞创作、写剧本的,没经营过公司、带过团队,那时候其实我很焦虑,有一阵子在我的床头、马桶边都是一些「如何带领团队」、或是「建立企业文化的七个步骤」之类的企管书。


2012年下半年到2016上半年,我就在这个创作中心带开发项目,做一些实质推进的工作。我实话说,这是一个教学意义大于实质推进的工作,包括我们现在有很多课程是关于电影编剧的推动跟养成,它当然有一些效果,但实际上还是得靠自己,尤其在电影编剧这一块。以我自己的经验,在创作中心将近三年的时间,来来去去不下20个人,现在留下来写电影剧本的大概只有2个半,做网剧的人就会多一点,因为网剧更需要团队合作,可以让他们去投入实践的机会就相对多,但电影编剧真的比较辛苦一些。


我是在2016上半年把这份工作交出去。一方面我觉得时间也到了,我自己的负担满重的,公司会有一些业绩目标,那阵子搞得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这之后开始推动我自己的电影项目,今天主要就聊2015年之后我的三个电影项目,包括和娄烨导演合作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以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与一部片名还没订下来的警匪片。


今天我会从这些可能不是那么如意的经验里,摘取一些共同的重点跟大家分享。


哆啦A梦的感动麦克风


怎么样能让自己的项目更顺利地推进?这个问题我经常在思考。哆啦A梦有一个法宝叫做「感动麦克风」,不管是谁拿这个麦克风讲话,所有听到的人就会特别感动,然后会相信他说的话。我想我们做项目开发有一支这样的麦克风事情肯定就会顺利很多。


感动麦克风,来自《哆啦A梦》第九卷


要让主创跟投资方达成共识往前推进,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们在开发前期,都还没有剧本的时候,可能就凭着几页纸的大纲或简报,去跟大家聊这个项目肯定能赚钱,凭什么?我们做的事情跟骗子有什么差别?差别就在于说我们是一片真心。我们是真的想把这个事情做好,把片子拍好,希望投资人有好的回报,演员来演我们的电影会得到奖项鼓励,导演也能在过程当中完成自己的作品。这是我们的初心,我相信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往往会事与愿违。


因为我们是一个「人」的行业,人心是特别难以预测与操控的。与我们共同进行项目的主创人员,可能在自己的领域中都有自己的想法跟主见,否则你们也不会想跟他合作。制片人不会想找一个什么都听话的导演,拍出来的电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导演也不会想找完全听话的编剧,几年前我和李安导演一块做评审时曾跟他聊过,我想说以李安导演这种江湖地位,找编剧合作应该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说一点也不。他那时候在准备一个项目,原本找了一个编剧什么都听他的,剧本也相对顺利地完成了,但问题就是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各位,导演是世界上最挑剔、喜新厌旧的生物。所以他就找了另外一个编剧来合作剧本,但这个编剧特别龟毛,什么事情都跟他的论点不一样。李安觉得这个过程很辛苦,但是有火花,为了都不知道哪里会冒出来的一丁点火花,就得忍受痛苦继续跟那个编剧合作。


我的意思就是说,其实我们做电影项目,肯定需要某种人格特质跟魅力,尤其在开发这个阶段。第一就是你要具备比较强的说服力、能够跟人沟通的特质,还有更开放的心灵吧。因为你真的不知道,这部电影、剧本最后会变什么样。我们在开发这个最初的阶段,总会有些愿景,总会想这部电影最后会是什么样子,会找很多参考去跟合作伙伴沟通、去凝聚共识。因为创作是很多人的合作,它有很多人的意志在里头、会长出你意想不到的样子。通常你还是会认可、会接受,认为它是很美好的,最后的结果你就看票房跟观众来验证。


我在强调的是你的人格特质跟魅力,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是不是有一个相对让人安心的特质,「安心」我觉得这点特别重要。伙伴跟你合作,他是不是能够倚赖你?你能否帮忙解决他丢出来的困惑?如果你能协助去解决问题跟疑惑,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解决,你就具备了开发项目最重要的特质。你不用感动麦克风、不用去拜狐仙,大家就会很喜欢跟你一块工作,这个特别重要。


当然,我也碰过一些很年轻的导演,他们身上会一种特质,我会称为是邪教教主。这个也非常有意思,他的表达可能也不是特别有魅力、有说服力,但本身透露出一种气质,让大家相信他会做出好东西,愿意跟他合作。他想要完成的东西,身边的人比如制片,会非常疼爱、甚至近乎溺爱地帮他完成。总之,如果你能让身边的人信服、安心,作项目开发这个工作就会相对顺利。


这算是一个开场,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下。接下来我会有五点跟大家分享。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照


设身处地,换位思考

如果想要达到我刚刚讲的那一种人格特质或魅力的话,第一点你要作到的是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以我和娄烨合作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来谈。2013年我和娄烨导演一起做金马奖评审而认识,在评审会议时我有点意外,我是一直做类型电影为主,娄烨的片子比较偏文艺,但从他的发言,我发现他有类型电影的观点。后来我们在从台北回北京的班机上聊了很多,某些理念都还挺契合,我向他提议我来找题材,看他愿不愿意拍。


其实娄烨的电影里,时不时就会有类型元素,像《浮城谜事》有悬疑元素,他有往类型多转一点的想法。刚好类型电影算是我这几年来的专长,所以我就说那我去找题材来做。后来我就找到了一个题材,是从一篇短的网络文章开发出一个全新的故事。


这中间我当然跟他聊了很多,为什么确认他也希望多做一些类型的尝试呢?有一次我跟他聊到,我那时正在写《寻龙诀》的剧本,然后娄烨说他也筹备过《鬼吹灯》(《寻龙诀》的原著)。他那时候真的认真想过这事情,也找了编剧来一起开发,做出一个大纲,编剧是梅峰老师。我一听到就跟他说:「哇,导演我真的希望你们把这个版本的《鬼吹灯》做出来,我特别想看」。各位,我这不是开玩笑,你会有种期待感,可能我们想《鬼吹灯》都会想到奇幻、动作加冒险,可是如果是娄烨加梅峰老师的版本,那肯定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面貌。当然他们没往下推进,但我就更确定他想做类型上的改变。


2014年开始聊剧本,我也带着编剧下来开发,这个剧本我参与的深,但主笔另有他人。剧本开发的过程跟平常差不多,也不能算不顺利,主要是我们彼此对于「类型」的定义不太一样。看过电影的人可能知道,这部片包括动作、悬疑、推理都有一些,还有一些比较激烈的场面。今年入围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我觉得这应该算是我的贡献。


我们做剧本开发工作大概有一年的时间,2015年完成相对完整的一万五到两万字左右的大纲,还不是剧本,就开始找投资方合作。第一波我们一般都先接触业内老字号的电影公司,大陆有几间传统的电影公司,像是华谊兄弟、博纳、万达等等。这部类型片的预算比娄烨导演过去片子的预算都高,娄导演作品过去的票房差不多一千多、两千万人民币,虽然我自己对他有信心,但今天我们可能要用娄导演过去票房的三倍预算来拍这部电影,老字号的电影投资公司会比较迟疑。等于我在第一轮找资金受到一点挫折,我开始去想该怎么办。


我自己将大陆电影的投资公司大概分为三类,一是前面提及以电影为本业的老字号电影公司,他们有相当好的经验跟成绩;二是互联网公司,像是阿里影业、腾讯、优酷等;三是约莫在2012年左右,资本大量涌入电影市场后所成立的影视(制片)公司,这些公司的背景就各不相同,有的是以电视剧为主,有的可能本业是广告,还有的是电影宣传公司。


因为我不太熟悉互联网公司,通过跟朋友找到一家做电视剧领域相当不错的公司。为什么前面讲要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呢?就是我得想清楚投资方可能需要什么?我这个项目能给他们什么?第一点我就跟他说:「娄导演能够拍一部类型片,在票房上面是有一定回报的。」这个我当然要怀着一片真心,去做这些说服的工作。再来就是,我找的这家公司在电视剧领域有它的成绩,但电影方面还接近白纸。我说:「你们需要一个可以主控的电影项目作为你们成立电影公司的标竿,我觉得这个项目就是一个最好的台阶。」讲到这一点,我就可以感觉出来投资方更有兴趣,反正票房这件事,谁都说不准,都是怀着一片真心在说空话(笑)。第三点我就说娄导演的过往成绩跟国际声誉,他未来进到国际影展已有基本门票,这一点投资方更能听懂我的意思,以及投资这个项目对他的意义。


对于一个新的电影公司,后面两点是他们投入电影界更需要的一些报酬,让他们觉得这部电影不管在票房或口碑上,都是相对有力的一个作品。于是我就这样找到了第一个合作伙伴,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我形容就像下饺子一样,只要有一个下去了,第二个就会跟着下来,因为大家越来越有信心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等于说已经有了资金后备,可能就会开始去跟演员接触,找演员过程中当然也花了些功夫。这中间我跟娄导演有过比较深刻的沟通,今天他如果要做一个比较类型、偏市场化的项目,可能他从演员到主创都需要去做新的尝试跟调整。娄导演也觉得认同,所以他就让我去接触新的、更有市场性跟流量的演员。我就曾经到一个非常有人气的年轻演员的工作现场去聊这个项目,他们很忙,可能我等两个小时,他大概只给我二十分钟谈话,我必须在二十分钟之内把我的诉求讲清楚。我在那两个小时等待过程中,当然会觉得孤单、有一点委屈,毕竟我在业界也算是个有名声的编剧。但事后想,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经验。为了把事情干成,我首先把一些自尊、很不必要的心里障碍舍弃掉,再来它等于是带我进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后来那位演员没谈成,但我们就转向下一个目标,继续去往前找,最后演员组出来的盘势,还是让人开心的,这部电影也因此有比较多合作伙伴加入,包括发行营销等方面。最近我们拿到放映许可,会尽快准备发行上映。


刚刚跟各位分享,怎么样去想对方在想什么,他们有什么样的需求?今天如果你坐在我对面,我们讲几句,要去感觉对方在跟你客套的外表下,到底心里的需求是什么?如果你可以感受到的话,这个事情相对容易能谈成。以现在我的能力,跟主创、投资方聊还可以,但如何跟演员聊我还在继续学习当中。他们的思考角度很不一样,我实话实说,演员想像的角度比较像外星人。


 

有充分准备,也要有失败的考量

当你去找主创、投资方或演员参与项目时,他们总是会有一堆问题,但他愿意跟你碰面,就表示他有初步的兴趣。你能否让对方安心、觉得可以依靠,对你们未来是否能成为工作伙伴特别重要。我建议要充分准备的意思是,你去找人聊也不能只有一套预案,在过程中要让对方无所逃、把对方逼到墙角。当然我说的这些方案,它不是话术,你要评估:第一你能不能做到,第二,我一直强调的彼此建立信赖感是非常重要的。


举第二个例子。2017年我开始推动一个警匪片项目,算是一个大陆中生代导演,他有四部长片作品,前几部在票房上没有特别亮眼,口碑上起伏比较大。我事先做过功课、看过他的作品,我觉得他是有才能的导演,问题是缺少「创作管理」。


那个导演就问我什么叫做创作管理?我跟他解释,比方你要用三千万拍一部需要一亿二人民币才能做到的事情,这就是自己在为难自己,而且也是为难投资方。你可以从创作的源头,剧本、分镜这些前端就把管理做到好,评估什么东西可以去避免浪费。一旦你按照剧本去拍,拍摄週期是固定的,比如複杂的剧本可能要拍三个月,但是我们经过整理,你可能两个半月或者两个月初头就可以杀青,进入后期制作。这个东西对制片人来讲,在预算跟周期都有很大的节省。所以我跟这位导演说,我们要从前端就来注意这个事情。


今天我们要做警匪片,我看了他的分场大纲,从头打到尾,就告诉他这肯定不行。太多场动作戏要怎么拍?怎么调动资源?所以我给他订了一个硬性的规定,顶多打五场戏,三大两小,开头、中间、结尾有比较激烈的动作戏,中间为了要提一下节奏,可能有两场小的,稍微打得更精緻、有创意的戏,我觉得就够了。其他的戏我们用文戏,讲角色之间的故事去做推进。


这个项目我扮演监制的角色,投资方在我之前就已经进来,我相对轻松一点,但还是得谈演员,他们希望我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一些力量。我提出一个他们没有想过的一线喜剧演员,我认为他的喜剧表现深沉细腻,他来做这个警匪片的主人翁是可以的,大家觉得特别好就让我去谈。


这个演员我认识,但生活上没有往来,联络之后他要我给他一些时间考虑,但我希望他不要想太久,我提出:「邀请你来担任主演之外,我还想邀请你一起来担任监制」,他对于这个邀请显然有一点兴趣。为什么?现在大陆有影响力的演员都有自己的公司,都在主抓自己的项目。如果只是出演,对经营公司不会特别有利,我等于提出一个新的角度跟这位演员聊,邀请他作为这个项目的投资方。当然,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时去关心他,问他「最近睡眠好不好啊」,然后「我们那个项目你觉得怎么样?」,我不断地用「我们那个项目」来增加他的认同感。


终于到了去年年初,我觉得时间点差不多到了,我就给他写一封信。我特别喜欢写信,写信这件事情代表一种诚意,我觉得到关键点时还是得写信(email也行),把你自己的观点跟对方做更全面、清楚的沟通。我写了封信给这位演员,方方面面的分析,告诉他加入这个项目会如何、我们一块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两天之后他给我回复说:「我们还是算了吧!」(观众笑),主要因为时间档期可能都不相合。


一般在这个点上,可以就放弃了,再去想别的人选的可能性,但我总会觉得有点可惜。我睡眠一直是不错的,提醒大家真的要想办法让自己把觉睡好,但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不是因为我焦虑,而是我的脑袋不停地动、不停思考,然后我想到了解决方案兴奋得睡不著。第二天我发微信给那位演员,问他再聊一次好不好。我提出另外一种可能性,他心里可能在想「我话都说到这里,还有什么可能性?」他最在意的可能还是档期,我跟他谈我们有三个男主角,第一男主角可能需要100天,第二男主角需要60天来拍,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谈第三男主角,戏分不多,但分量感十足,出现的时间都是造成剧情转折的关键点。我说:「你来演第三男主角,我只需要你20天。」他于是决定要再想一想。


我等于是在我们已经有的规格里提出新方案,不是去提出这个规格之外的条件,如果那样可能还会破坏彼此建立的信任感,而我提出新的可能性是让对方觉得好像是解决方案。这件事聊了快一个月、两个月时间,到最后他还是拒绝我了,跟这样的演员聊其实难度是比较高的。借由这个经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在面对这样的挑战时,要想到各种可能性去推进,要做充分的准备、足够的预案,但不可以去开太浮夸的空头支票,同时要有一个失败的考量,事情还是有可能会不成,但很重要的是要给你的团队信心。


精挑团队,保持粉丝的心态

这几年我找合作伙伴有几个原则,第一是人多的地方我不去、特别火的我先不碰,我作为一个编剧、监制,肯定还是先从创作、创意角度聊,而非酬劳,想办法去找伙伴说服他们一块达成共同目标。第二是我如果发现合作伙伴特别享受人生的时候我也会考虑,不是说我们做电影要过得特别苦,但好的作品肯定是需要一定的成本、代价来置换的,如果对方正享受着的人生,很可能无法进入到工作状态之中。第三个原则比较玄,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是跟一个人接触,你总会感觉得到这个人最近衰不衰(观众笑)。如果你觉得他最近好像有点衰,可能要再下一个阶段再跟他合作。

我最近有个体会,我们合作想把项目做好,无可避免会参与合作者这个阶段的人生。我一直强调这是「人」的工作,比如对方这个阶段正好在离婚、家人被追债,你可能需要帮忙处理他的情绪,也许真的他不是最好的合作状态,但我们做人还是要温暖、要关怀朋友。


另外,我觉得还要有一种粉丝心态。刚刚说要精挑团队,如果团队无法支撑,再好的创意也无法完成。如果你是一个新进的电影工作者,你就去找你的偶像,被他虐你都觉得都可以合作的对象,你会心甘情愿为他工作。但有幸跟你崇拜的导演合作,到底能合作多久?通常看你的心态跟身体有多好(笑)。像我跟徐克导演合作,真的身体要够好!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工作照


徐克有无穷无尽的创意、天马行空的思考。我跟导演合作一般都是我想点子给导演,但徐克是相反的,他不对有想法跟点子给你,多到我跟他说停了、够了、闭嘴。2014年我们就开始谈《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合作,我那时候手上工作很多、很焦虑,觉得我身体再好也吃不消。我直接跑到徐克拍《智取威虎山》的现场跟他请辞,他答应的特别干脆,就说:「好啊!」,我心里还想说:「你不留我一下?」,他就说你先到外头玩一阵再说。我事后回想,他好像已经预测到我还是会回来跟他完成第三集。果然,2015年底的时候,我们就重新谈了合作模式。


我在2006、2007年跟徐克导演认识,合作十几年已经建立良好的默契跟信任感。徐克如果问「你觉得呢?」刚开始你一定会想贡献自己的想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