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小说〕我的丑爹(9章—10章)

时间:2019-09-07 来源:开新视界

点击「老少同行」关注同性老少恋
每晚九点三十分,我们不见不散

  娘沉默了几天,把我叫到跟前说,孩子,娘实在没有办法,要不咱不读了好吗?看看娘那愁苦的脸色,我低下了头。娘说,你看家里也没有什么钱,你也大了,要不别读了,去你大哥那里做事去,攒点钱将来娶个媳妇过日子。想着爹顶着烈日在山上放羊的情景,想着娘起早摸黑的在房前屋后操劳,我心一狠,点点头答应了娘。在我点头答应娘的瞬间,泪水不知怎的却滴落在地上?


  不行!爹知道我的决定后坚决反对。无论娘和我怎样解释,爹都坚决不答应。不能因为俺们的贫困耽误了娃的前程,你还想娃象俺们一样在这大山里生活一辈子?从没有发过脾气的爹,第一次对着娘涨红了脸!为了凑学费,爹不得不把家里的羊卖了两只。为了卖这两只羊,爹连续跑了几天镇上,不知道给镇上餐馆老板说了多少好话,最后人家才答应低价收购了爹的羊。我知道,那群羊是爹的心头肉,是我们全家的顶梁拄!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就连过年甚至都舍不得宰一只,才慢慢的从两只发展到现在的十几只!


  送我去县城报名那天,爹特地穿的整整齐齐,问我,娃,你看爹这样行不?那天爹穿件灰白色无袖粗布衬衫,下穿兰色粗布裤子,脚穿一双洗得发白的军绿色解放球鞋,腰里还紧紧的扎个已经褪色的红腰带,更加显出爹那结实紧凑的腰身!行!我脱口而出。


  去县城的山路上,爹为我背着重重的行李,我则两手空空只背个书包。一路上爹千叮咛万嘱咐,叫我饭一定要吃饱,不要顾及家里,家里还有十几只羊,没钱了就卖羊!一路上,不停的有同村的或外村的乡亲骑着自行车从身边穿过,看看自己和爹两双风尘仆仆的脚,再看看别人轻快的骑着自行车,当时我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为爹买辆自行车!


  直到现在,我都一直感谢爹的英明。是爹坚持让我读了书,是爹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常常想,如果不是爹,那我的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我带着一群孩子,守着那个破旧的窑洞,身边还有个满口黄牙的西北婆姨。不管怎么样,我是决计不会象现在这样轻松的坐在电脑前,给读者们写这篇爹的回忆录!


  头顶是瓦蓝瓦蓝的天空,天空中飘着一朵朵巨大的如棉花般的云朵,空气中还微微飘来一阵轻风。路两边是枯黄的野草和长满果实的荆棘,层层梯田般的山坡上一片金黄。爹和我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在崎岖的山路上。给我唱个信天游吧!爹!想着日后再也不能日日听到爹那磁性厚重的嗓音,我给爹提了个建议。行!爹爽快的应了一声。于是,初秋的山野里便回荡起爹那苍凉的声音:


  提起那个家来家有名,


  家住在那个绥德三十里铺村啊。


  三哥哥放羊那个山坡坡上,


  你是我的知心人儿呦!


  想起爹刚才的絮叨,看着爹日渐苍老的背影,再听着爹这苍凉悠远的信天游,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心头一热,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从此以后,不到16岁的我就离开了日夜相伴的爹娘,开始了在县城求学的道路。在县城读书的日子里,为了忘却对爹娘的思念,为了让爹能够拥有一辆自行车,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期间,寒假暑假我也回去和爹娘一起生活过,但是内心对爹的思念和渴望却与日惧增。


  求学期间,很多次当我遇到困难,当我遇到不公,当我想放弃自己时,爹总会出现在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说,娃!别怕,有爹在!


  三年里,为了供我读书,爹的羊卖光了!为了供我读书,大雪分飞的冬天爹下井去给人背煤!……


  那年的冬天很冷。北风似乎比哪个冬天都刮得凶猛,雪似乎比哪个冬天都下得大!别的同学早早的就穿上了暖和的棉衣和棉鞋,带上了厚厚的手套,而我却只穿件单薄的蓝春装,甚至还光着脚穿着唯一一双破了个洞的白球鞋(没有钱买袜子),手上也生了冻疮。中午放学后,我正从寝室拿了碗准备去饭堂吃饭,抬头就看见了爹。


  呼啸的北风中,爹就站在学校大门口的墙角。爹明显的老多了!以前那个充满性感好象浑身有使不完劲的爹不见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苍老的地道的陕北老汉!爹头上还是围着那个很破旧的白羊肚手巾,班驳如刀刻般的脸上冻得红通通的,眼睛也暗淡了许多,没有了以前的精光四射。爹穿着件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白羊皮袄,腰里系着个褪了颜色的暗红腰带,单薄的裤子下是那双单薄的洗得发白的解放鞋,冻得通红的手上还紧紧的抱着个包袱。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爹!


  看见我的到来,爹的眼睛立刻闪出兴奋的光芒。娃!看爹给你带什么来了!爹打开包袱,拿出一件新做的棉衣,连忙给我套上。边给我套衣服边唠叨,不知道今年冬天会来得这么早会这么冷!这些天冻坏了吧?


  我说,还好,教室里人多,不觉得怎么冷。又问,爹你哪来的钱?


  你就别管了,爹现在有钱了!爹给我扣好扣子,拍拍我的肩膀笑道。


  后来才知道他和同村的几个去西山下井给人背煤去了。爹满意的看着我,低头忽然看到我那双破了个洞单薄的球鞋,皱了下眉说,你先去吃饭,我去去就来。


  我说,爹,我给你打饭一起吃吧!


  爹摆摆手说,不用,我来之前就吃过了,你去吧。说完掉头就走了。


  我穿着新棉衣吃完饭,张眼看看学校大门前好象没有人,就去宿舍放好碗,然后到学校大门口去等爹。来到大门口,忽然看见爹竟然蹲在墙角的雪地里吃东西,手里还拎着一双崭新的棉鞋!


  爹!看见我到来,爹连忙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


  爹,你不说你吃了吗?


  爹没有应我,说,来,试试新棉鞋和新袜子!


  我拨开爹递过来的鞋子和袜子,把爹那只藏在身后的手用力掰开,出现在爹那只饱经风霜粗糙的大手里的是一个冰凉的冻得硬硬的煮熟的山药蛋!


  那天我没有哭。爹也没有哭。我接过爹刚给我买的新棉鞋和新袜子,看着爹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之中,然后回到寝室,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大哭了一场。


  高三毕业那年,我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京某军校。为什么要选择军校呢?当时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家里没有钱,听老师说读军校不但不要学费,而且还发服装甚至每月还发津贴,所以我就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军校。接到大红通知书的那天,我和爹正在后山坡的地里挖山药蛋。当娘将别人送过来的通知书上气不接下气的递到爹手中时,爹一把丢下手里的家伙,颤抖的打开信封,当看到我的名字时,爹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我则紧紧抓住爹颤抖的手,扑通一声跪在爹的面前,大叫一声:爹!(未完待续,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小说选自网络,无法联系原作者,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进入互动交流社区

主动一点,让他早日遇见你

老少同行

       在黑与白的世界里,记录一段难以割舍的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