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闻

〔小说〕我的丑爹(11章—12章)

时间:2019-09-07 来源:开新视界

点击「老少同行」关注同性老少恋
每晚九点三十分,我们不见不散

十一

  在去北京上大学之前,娘叫我偷偷给远在山西的哥哥姐姐们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考取军校的事情,大哥大姐和二姐随后每人给我寄了100元钱表示祝贺,娘对爹说,这么大的喜事,应该告诉他们。爹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当初娘的再嫁哥哥姐姐们是非常反对的,这才有了爹带着娘和我来到陕北。爹是个很讲骨气的人,再苦再累都不许我们找哥哥姐姐要钱,所以离开山西这么多年,我们很少和哥哥姐姐联系。


  要去北京的前一天,爹说我从来没有出过门,坚持要把我送到西安送上去北京的火车才放心。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在去西安的途中,不知怎的,兴奋的爹忽然变得沉默不语起来,只一个劲的抽着烟锅。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想着就要离开这片生活了10多年的黄土地,想着再也看不到爹那挺拔硬朗的身影,再也听不到爹那低沉附有磁性的声音,我那考取大学的喜悦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我和爹一路无语各怀心事的来到了西安。爹让我在候车厅看着行李,等他拿着车票来到我面前时,天已经快黑了。


  爹!是几点的票?


  明天上午8点!爹答道。


  那我们今晚上怎么办?从没有出过门的我幼稚的问。


  俺们先找个座位歇会再说。爹扛起放在地上的行李,和我在候车厅里寻找着。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人,爹和我从第一排找到最后一排,也没有找到座位。等了一会儿,看那些人都没有起来的意思,爹说,娃,俺们去外面看看吧。


  爹扛着厚重的行李和我走出了候车厅。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广场上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川流不息南来北往的人群和大声叫卖的小贩。第一次看见亮如白昼的大街,高耸的楼房,再想想寂静漆黑的小山村,我懵懂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和神往。


  住店吗?五块钱一晚上!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商贩一遍又一遍的寻问着爹和我。五块钱?五块钱当时是爹和娘在家半个月的家用了!为了躲避这些商贩不厌其烦的询问,爹领着我来到广场南侧一个花坛前。这里没有耀眼的灯光也没有什么人,爹放下行李,和我并排坐在花坛上。


  饿了吧?娃!爹笑着拍拍我的肩。


  的确!刚才闻着饭馆里飘来的羊肉泡馍的香味,我早已经饥肠辘辘了。我点点头,说,爹你也饿了吧?


  爹打开包袱拿出娘特地蒸的馍,我和爹一人一个吃了起来。爹,等我大学毕业了,就把你和娘接到北京去,我们天天吃羊肉泡馍!我一边啃着馍,一边天真的对爹说。


  听到我说的话,爹开心的笑了起来,那俺和你娘就在家天天等你来接啊!


  吃罢馍,爹拿起茶缸去候车厅里打来开水递给我说,爹刚喝了,你也喝点吧。


  娃!爹和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坐一晚上好吗?爹看着我喝完水然后问道。


  好啊!这里又安静又避风!我满口应了下来。


  于是爹又在我身旁坐了下来。点燃烟锅和我说起了话。


  西安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了些许凉意,再加上那晚好象起了风,和爹说着说着话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娃,夜还长着呢!明天坐车也挺累的,要不你先趴我腿上睡会吧!看到我有点冷,爹就把我的肩膀很自然的搂住。看到爹那双充满怜惜的眼睛,我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十二

  

  我顺从的趴在爹的腿上。爹的腿好结实粗壮啊。即使隔着裤子,我依旧能感觉到爹结实的大腿上硬邦邦的肌肉。爹一手拍着我的肩膀,一手抽着烟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烟草味道。


  爹,你说北京啥样?我头枕着爹的大腿,轻声问。


  谁知道呢?也许和咱西安差不多吧!爹答道。


  爹,你冷吗?


  爹结实着呢,不怕冷。


  爹!


  恩!


  爹!


  啥?


  初秋的深夜,头顶上是繁星点点,身边是阵阵寒气,我趴在爹的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爹说着话。爹一边抽着烟,一边和我答着话。忽然,爹可能被烟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我伸手在爹的胸口不住的抚摸,爹才止住了咳声。我双手环抱住爹的腰身,把脸深深埋在爹的身上。爹身上那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又一次穿过我的胸膛,涌进我的心中,掀开了我记忆的闸门。那一刻,压抑心中多年的情感再也控制不住,象魔鬼一样从瓶子里悄悄探出了头!


  自从上高中到现在,三年多了,我再也没有和爹如此近距离的拥抱过,我以为爹的气味就这样永远尘封在我的记忆中了,可是今天,当爹那熟悉而浓郁夹杂着烟草味道的味道再一次冲进我的鼻腔时,我才知道在爹的面前所有的坚持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


  爹依然抽着烟锅,丝毫没有觉察到我内心的变化。我把脸深深埋在爹的腿间,嘴唇亲吻着爹的下身,鼻子拼命嗅着从爹的下身传来如此遥远如此熟悉又如此亲切的气味,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热血往头上直涌,似乎一下子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爹,你抱着我!我冷。我双手穿过爹的衣服,环抱住爹结实紧凑的腰身。


  爹于是把烟锅放在一边,俯下身子抱着我,还不停的拍打着我。暖和些了吗?娃。


  再紧点!我把爹抱得更紧,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熔化在爹的怀抱中。


  至今回想起来,那天晚上仍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幸福的夜晚。那个初秋的夜晚,爹和我用彼此的体温抵御寒冷温暖着对方。(未完待续,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小说选自网络,无法联系原作者,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进入互动交流社区

主动一点,让他早日遇见你

老少同行

       在黑与白的世界里,记录一段难以割舍的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