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那些文案撩妹的高手是怎么玩的

广告圈有云:情书写得好,文案差不了。情书即文案,文案策划功夫的深浅,就知道你是不是撩妹的高手!看看沈从文、顾城、王小波和仓央嘉措是如何撩妹的……

qq%e5%9b%be%e7%89%8720161118114933

01 沈从文

沈从文,原名沈岳焕,字崇文,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

《致张兆和》

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形状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02 王小波

王小波,当代著名学者、作家.。


《致李银河》

做梦也想不到我会把信写在五线谱上吧。

五线谱是偶然来的,

你也是偶然来的。

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

但愿我与你,

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我会不爱你吗?不爱你?不会。

爱你就像爱生命。

03 鲁迅

鲁迅,原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浙江绍兴会稽县人,中国现代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思想家。
《致许广平》

我寄你的信

总要送往邮局

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

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04 朱生豪

朱生豪,原名朱文森,著名的莎士比亚戏剧翻译家、诗人。
《致宋清如》

不要愁老之将至

你老了一定很可爱

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

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

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

一切都是一样

05 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1683—1706年),第六世达赖喇嘛,门巴族人,西藏历史上的著名人物。

《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06 席慕蓉

席慕蓉,1943年出生于四川,成长于台湾,祖籍内蒙古。著名画家、诗人。

《莲的心事》

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莲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现在正是我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07 三毛

三毛,原名陈懋(mào)平(后改名为陈平),中国现代作家。


《致荷西》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08 顾城

顾城,1956年生于北京,中国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诗人,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

 

《别》

在春天

你把手帕轻挥

是让我远去

还是马上返回?

不  什么也不是

什么也不因为

就象水中的落花

就象花上的露水

只有影子懂得

只有风能体会

只有叹息惊起的彩蝶

还在心花中纷飞……

09 海子

海子,1964年生于安徽,原名查海生,中国当代青年诗人。

 

《半截的诗》

你是我的

半截的诗

半截用心爱着

半截用肉体埋着

你是我的

半截的诗

不许别人更改一个字

10 徐志摩

徐志摩(1897年—1931年),现代诗人、散文家。原名章垿,字槱森,在留学英国时改名志摩。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11 裴多菲·山陀尔

裴多菲·山陀尔,匈牙利的爱国诗人和英雄,在瑟克什堡大血战中同沙俄军队作战时牺牲,年仅26岁。

 

《我愿是激流》

我愿是激流

是山间的小河,穿过崎岖的道路

从山岩中间流过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里,愉快地游来游去;

我愿是荒林

座落在河流两岸,我高声呼叫着

同暴风雨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

停在枝头上鸣叫,在我的怀里作巢;

我愿是城堡的废墟

耸立在高山之颠

即使被轻易毁灭,也毫不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根常青藤

绿色枝条恰似臂膀

沿着我的前额,攀援而上;

我愿是一所小草棚

在幽谷中隐藏,饱经风雨的打击

屋顶留下了创伤

只要我的爱人,是熊熊的烈火

在我的炉膛里,缓慢而欢快的闪烁

我愿是一块云朵

是一面破碎的大旗,在旷野的上空

疲倦地傲然挺立

只要我的爱人,是黄昏的太阳

照耀着我苍白的脸,映出红色的光艳

12 威廉·巴特勒·叶芝

爱尔兰诗人、剧作家和散文家,”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也是艾比剧院(Abbey Theatre)的创建者之一。

 

《当你老了》

当你老去,发鬓斑白,睡意渐浓

倦倚着壁炉瞌睡。请取出这本诗集

然后,轻轻地读,追忆那双温柔的眼神

你的眼神,曾经,那样深——

深不见底

多少人,追慕过你,当你楚楚动人

他们痴迷你的美貌,假意,或者真心

唯有一人,偏爱你圣洁的灵魂

爱你沧桑的脸庞

他会蹲在火炉旁,略带些忧伤

轻声向你叙说,那些褪了色的爱情呵!

或在头顶的山间徘徊

或在漫天的繁星里藏身

 

不会写情书的文案

不是好广告人

还有哪些情书打动了你?